页面载入中...

非遗中国:麦秆剪贴

admin 夜夜笙歌 2020-03-07 74 0

  豆瓣红人、青年作家邓安庆分享了他最难忘的遇到“地铁上的读书人”的经历,当时那人坐在他眼皮底下读他的《山中的糖果》;

  网友司南说TA有次在用手机读《大江东去》,抬头时候发现座位右边的女生也在读同一本书的纸质版,瞬间心里“哈”了一声……

  这些有趣的小事,也成为点滴肯定的力量,让我觉得无比美好。

  因为时间积累,一张一张照片串起阅读的力量,一个网友甚至提出给我拍纪录片,“你拍他们,我拍你。你拍你的,我拍我的。”我当然还没有不自量力到觉得自己能做纪录片主角的地步,不过,却发自内心感谢像他一样支持我的人。

  对于未来儿童文学的创作,薛涛提出,最好的作品是从身边取材,但最好的立意要“舍近求远”。作家应该走出个人精神、人类精神的局限,寻觅更为高远的境界。

  从创立之初至今,陈伯吹奖经历了一系列的演变过程,影响力也越来越大。它逐渐走出地域的局限,成为代表中国儿童文学的一张闪亮的文化名片。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张克文认为,“陈伯吹奖的意义在于要给小孩子写大文学。一方面,好的文学作品可以给中国少年儿童打好精神的底子,照亮他们的人生和童年。另一方面,大文学代表了中国原创儿童文学的大视野、大格局、大理想。借‘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的平台,世界最好的儿童文学可以进入中国,而中国优秀的儿童文学也可以介绍给世界。”

  原标题:韩松《驱魔》获星云奖,35年书写想象中的各种未来

  来源:不存在日报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非遗中国:麦秆剪贴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