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前台北市长郝龙斌宣布参选国民党主席

admin 体验区免费观看5分钟 2020-03-07 459 0

  从“阿妹戚托”独具风格的人文景观中,尚能体现出该民族古老的历史文化信息及其本土文化内涵。“阿妹戚托”是女子群舞,以偶数组成队形,或呈直排,或呈圆状。以八人或十二人或十六人不等为组,人员增减以偶数计,手拉手即可起舞,舞蹈分为十二小节,即:彝语之伞踏(汉语译为欢送出嫁)、西踏非踏母(勤俭持家)、含各勾梁(送镰刀)、哄的(插秧)、节根间(幸福靠劳动)、美液朵(薅秧)、机堵(耕作)、吉踏吉摩踏(劳动快乐)、其醒然(祝新娘终生幸福),整个舞蹈肢体语言的形成基因,无不来源于生产生活,并对未来寄予美好的向往。其动作主要靠髋关节、膝关节、踝关节部位的运动变化来展示舞之美感。表演者相互配合默契,可谓达到丝丝入扣的境界,使其动作整齐无误,干净利落,脚掌发出的踢踏之声,极为脆响,以足传情,使人震撼,予观者的视觉冲击力和艺术感染力,大可令人叹为观止。有人给“阿妹戚托”赋予“东方踢踏舞”的美誉。  

  “阿妹戚托”源远流长。1956年,“阿妹戚托”在参加贵州省第一届工农业余艺术会演并荣获优胜奖后,曾晋京在怀仁堂为中央领导演出。此后,由于生产、生活、经济贫困等因素制约,将“阿妹戚托”湮没达二十余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党委和政府将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在地方经济逐步发展的条件下,抢救民族民间文化遗产的工作,被列入宣传和文化部门工作的议事日程。1981年,晴隆县文化馆派出群众文化工作人员前往三宝乡,在抢救“阿妹戚托”过程中,学习这一彝族文化艺术标本。1986年秋,晴隆县地方志办公室在搜集整理地方民族文化艺术资料,方知会跳“阿妹戚托”者,仅存毛台玉等几人,可谓凤毛麟角,故将“阿妹(或译米)戚托”截入地方历史文献《晴隆县志》,使之得以承传。

  黔西南民族歌舞剧团亦随派遣郑刚等人深入三宝采风,将原生态“阿妹戚托”进行整理创作搬上舞台,受到本州观众的欢迎,使创作者们深受鼓舞,进而细心加工。1992年时值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建州十周年庆典之际,晴隆县文化局将“阿妹戚托”带出深山,组成表演方队。5月1日晴隆“阿妹戚托”原生态舞蹈首次在州府驻地兴义体育场亮相。1995年曾参加意大利“世界民族民间文艺会演”。随着农村扶贫开发的深化及农村经济的腾飞,“阿妹戚托”在其故乡的土地上无拘无束地展示其艺术魅力,逐步发扬光大。如今,“阿妹戚托”已进入三宝彝族学校,作为校园的一门必修课加以传播,不难想象“阿妹戚托”这支民族民间艺术奇葩将会更加璀璨夺目。

  2014年阿妹戚托被列入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对石一枫作品研究颇多的白烨指出,石一枫笔下的人物在选取描写上颇具特点,他的作品可以说全是小人物,也可以说没有小人物。

  白烨称,石一枫作品中给人印象很深的是小字号的人物,他们是普通人,平凡的人。但是他在写作的时候认真对待每一个人物,他的作品里面每个人物看起来都是有自己的独特形象,有自己鲜明的个性,甚至在家庭以及社会各种矛盾冲突中保持自己的追求和理想。

  “但是这些人物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在尽其所能向前走克服困难,所以他的人物都有一根筋的特征,尤其这几个主要人物,比如像陈金芳,为了比别人活的更好这个理想不断的追求。”白烨说。

  中国社科院民族文学研究员刘大先指出,石一枫始终有一种要讲完整故事的特点,他的作品中,自始至终要给人物一个结局,给故事一个交代。对此他表示,“我理解他这种做法实际上是试图在碎片化的时代强行的总体性的解决方案,他试图用故事这种方式,我们知道故事一定是对现实的化约或者简化,我们用典型化也好,或者用抽象化也好,用故事的方式对这个世界进行把握。这个有好处,这个好处就是,它使我们能够完整的探讨社会问题或者某个主题。”

admin
前台北市长郝龙斌宣布参选国民党主席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