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同桌上课在教室里上我】湖南岳阳发现一处宋元、明两个阶段寺庙遗址

admin 家庭短篇合集系列大全 2020-05-21 37 0
同桌上课在教室里上我

  但应该明确指出的是,新月书店1928年6月初版《白话文学史》勘误表中指出的错误,有多项在后来的各种版本中却未能改过,一直延续。更令人奇怪的是,连台北胡适纪念馆出版的《自校本白话文学史》也是如此,竟也留有多处初版勘误表中已指出的错误。譬如,初版勘误指出“汉朝的民歌”一章中“自从地产生这些活的文学”,“从”误,应为“然”;“他们只直率地说了他们的歌”,“说”误为“唱”;“以李延年的协律都尉”,“的”误,为“为”等等,台北胡适纪念馆《自校本》、大陆的各种版本,包括北京大学、武汉大学等高校本仍然沿袭原错。

  新发现的《白话文学史》重校本

同桌上课在教室里上我

  (明)凌稚隆辑  (明)李光缙增补

  日本明治二十五年(1892)东京印刷会社铅印本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同桌上课在教室里上我】湖南岳阳发现一处宋元、明两个阶段寺庙遗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